怎么看待基辅邮报报道,乌克兰议长称,泽林斯基并没有收复克里米亚的计划呢?

以乌克兰目前能动用的国内资源丶国际资源,来判断。乌克兰目前确实不具备打败俄罗斯,收复克里米亚的能力。乌克兰不但目前不具备实力挑战俄罗斯,恐怕以后也不会有能力打败俄罗斯。

因此乌克兰最现实的做法是止损,少亏就是赢。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是个头脑清醒的人,他在小心翼翼的推进国家利益,一步一步试探着前进。

至于说基辅邮报报道,乌克兰议长称,泽连斯基总统,没有收复克里米亚的计划,个人看法是:

1,泽连斯总统确实没有制定相关计划,一方面他知道当下不是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另一方面,他也是在向俄罗斯表达善意,让普京总统安心。

2,泽连斯基总统目前的重点任务,是处理乌克兰东部问题和国内经济问题。他不想节外生枝。同时也需要俄罗斯的合作。

3,乌克兰议长发声有两个目的,一是向俄罗斯表达乌克兰议会的善意,因为他没有就此事,直接批评乌克兰总统。二是议长也在暗示他及他的同僚,不赞成承认克里米亚归属俄罗斯。否则他也就没必要多这一嘴了。


这位议长说的有理,泽林斯基就任乌克兰总统已经四个多月了,外界确实没见他拿出过收复克里米亚的计划,这是废话,即使泽林斯基有这个计划也不会如此昭告天下吧?

而事实上泽林斯基也确实不可能有这种计划,因为这位小斯基也根本做不出来什么可行的计划,他的前任波罗申科义无反顾的跟美国混,刚上任就混丢了这个克里米亚,执政5年也没做出个什么收复的计划来,不知道这位议长会怎么评价?

5年多前,美国用颜色革命,发动议会政变把波罗申科扶上了总统宝座,旋即与美国联手操作乌克兰加入《北约》的程序,力图把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地区,作为美国战略绞杀俄罗斯的战场。波罗申科的这种操作,当然遭到了以俄罗斯族为主的当地居民的激烈反对,在无法阻止政府如此政策的情况下,最终迫使居民们公投宣布上述地区独立,随后克里米亚又申请回归阔别了58年的俄罗斯,这种情况下理所当然的被俄罗斯接纳。

面对被自己的操作逼走的克里米亚,波罗申科当局的“计划”是全部切断了,对克里米亚的水电等民众生活必须品的供应,以这种方式把克里米亚的民心彻底的推给了俄罗斯。

去年刻赤大桥通车,彻底解决了半岛的物资水电供应问题,并且为了应对《北约》安全挑战,俄军在半岛部署了海陆空全要素作战军力,除了强大的黑海舰队之外,仅陆军就有一个重装集团军部署在克拉地峡南端,而且在基辅北面100多公里以外的白俄罗斯,俄军还部署这两个集团军配属了强大的空中兵力,加上顿巴斯以东正面的至少有两个集团军。


如此庞大的兵力在【伊斯坎德尔】【9m/729】战役导弹,【冰雹】【龙卷风】火箭炮这些远程打击火力的配置下,不知道那支在东部民间武装都一触即溃强大的乌军,用什么计划去收复克里米亚?波罗申科政府5年多没做出来的计划,这位议长想让泽林斯基5个月就做出来,是不是他有在议会摔跤的计划供总统备选?

谢邀!清理前届遗留下不符合国家发展的墨迹,重新制定符合国家稳定发展经济的宏伟纲领,杜绝空口说白话的街头政治,扎扎实实的发展国家经济,为护民生利益,树立政府在人民中的威信,给人民一个定心丸。

发展经济,缺不了睦邻友好相处互利共赢的铁律,外交上在大国和欧盟中间穿梳,为发展国民经济争取最大的利益最大化,营造一个良好的投资旅游环境天堂,国不大,路正确,必然在新政府的带领下会水到渠成。

路漫漫,途难行,对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来说,先易后难是上策,一步登天,开口就要克里米亚不现实,小事自己国内解决,大事靠友好合作众人帮,先谋各行各业稳定,后谋国家完整大计。

以上是我个人的见解。

乌克兰议长挺诚实,他的披露反映了泽连斯基团队不空喊口号的务实作风。

乌克兰不具备收复克里米亚的现实可能,泽连斯基团队没有必要学习波罗申科做法,制定“水中捞月”的收复计划,去满足民族主义势力的强烈要求,去愚弄普通国民的智商。

泽连斯基要处理的问题太多,确保乌克兰东部两个州的和平稳定、继续留在乌克兰,才是当务之急!

乌克兰要想收复克里米亚只有指望美国全力相助。但特朗普根本没有心思和兴趣帮他。他只能将这个问题束之高阁。

因为泽连斯基无辜成为美国政治斗争受害者,他成了特朗普“通乌门”关键证人,把他架在火上烤。

而且美国国会公布他与特朗普的通话记录,还让他得罪了欧盟。这也让他坐如针毡,该如何是好?

泽连斯基受了特朗普的要挟不敢揭发,揭发了会得罪美国共和党。不揭发若拜登当了美国总统,美国民主党也会鄙视他。现在泽连斯基只能装聋作哑,指望美国国会不找他的(作证)麻烦,哪敢指望现在美国在收复克里米亚问题上回替他撑腰。

顺带说明;

乌克兰最高拉达议长米特罗·拉祖姆科夫现年35岁,是泽连斯基年轻执政团体重要成员,还担任着乌克兰人民公仆党主席职务。
他传递出的信息是真实的;泽连斯基执政团队具有不好高骛远的朴实作风,在脚踏实地做有能力做的事。他们心怀坦荡,任由世人评说。

乌克兰别费劲了,克里米亚已经是俄罗斯的囊中之物,已经成为俄罗斯的不可分割的领土克里米亚现在的名字叫克里米亚共和国(Республика Крым),属于俄罗斯南部联邦管区!克里米亚落入俄罗斯手中,是物归原主,克里米亚原本就不属于乌克兰,是苏联领袖赫鲁晓夫把克里米亚送给了乌克兰,当时乌克兰和俄罗斯斗属于乌克兰,俄罗斯才没有反对此事!

赫鲁晓夫在纪念乌克兰与俄罗斯斯结盟的时候,把克里米亚转送给乌克兰,以一个一个自治共和国的身份加盟克里米亚,伴随着苏联的解体,克里米亚半岛上的人对克里米亚半岛属于乌克兰非常不满,克里米亚趁着西方国家染指乌克兰时,导致乌克兰的时局动荡,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总理阿克肖诺夫向俄罗斯求援,请求俄罗斯派兵保护,普京顺势出兵克里米亚。事实上,在克里米亚半岛,一直驻扎着俄罗斯的黑海舰队,俄罗斯就是通过黑海舰队控制大半个黑海。

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举行公投,由于克里米亚之前属于俄罗斯的领土,克里米亚上居住着很多俄罗斯人,克里米亚的俄罗斯人归心似箭,95%的人同意加入俄罗斯,俄罗斯总统普京很之间,没有拒绝克里米亚,而且签署总统令,同意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回归俄罗斯,俄乌矛盾爆发。

俄乌矛盾爆发之后,亲美派的总统波罗申科上台执政,刺激了俄罗斯总统普京敏感的神经,普京担心美国带着北约继续染指乌克兰,通过乌克兰东部进入俄罗斯境内,莫斯科的安全没有保障,俄罗斯就开始支持乌东部闹独立。亲美派不能解决俄乌问题,喜剧演员泽连斯基有信心解决俄乌问题,在竞选之前,泽连斯基就曾放出话来,自己一旦当选乌克兰总统,就是乌克兰收复克里米亚的第一步,泽连斯基明显就是撒谎,乌克兰不是俄罗斯的对手,无论泽连斯基怎么努力,乌克兰只有挨打的份。

泽连斯基为了让乌克兰民众相信他,相信她快要收复克里米亚,故意告诉乌克兰民众,他认为,俄罗斯内部发生权利交接的时候,就是乌克兰收复克里米亚的机会,言外之意,就是普京卸任之后,乌克兰才有机会。泽连斯基撒了个谎,有人却当真了,说泽连斯基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泽连斯基没有收复克里米亚的计划。乌克兰的议长没有冤枉泽连斯基,泽连斯基确实没有收复克里米亚的计划,泽连斯基和波罗申科不同,波罗申科的乌克兰的蛀虫,亲美反俄,害苦了乌克兰,泽连斯基要改善俄乌关系,要恢复俄乌兄弟关系,乌克兰才有救!

泽连斯基要和俄罗斯改善关系,有一个前提,放弃克里米亚,不再要求俄罗斯归还克里米亚,不在乌东部地区交火,才算有诚意,泽连斯基正是知道这一点,才没有收复克里米亚的计划,只能想想而已!说泽连斯基没有收复克里米亚的计划,是和泽连斯基作对,拆泽连斯基的台,是乌克兰亲美派的手笔,亲美派不爽泽连斯基,想把泽连斯基赶下台!

泽连斯基的选择是对的,远亲不如近邻,乌克兰只有和俄罗斯改善关系,只有走亲俄路线,乌克兰才有救!

没有其他好说的,只能再次证明,西方政治体制的愚蠢与可笑,政客们为了自我一己的权力之私,全然不顾国家利益。

泽林斯基是位明智的政治家

克里米亚被俄吞并也好,被俄收回也好,已经成了俄罗斯主权内的版图,而且俄罗斯比乌克兰的实力强大太多了。反观乌克兰呢?经济不振,国家分裂,社会割裂,且政治失序,作为现任总统,究竟该先稳定局势、建设国家,还是自不量力的与俄罗斯较劲,抓住克里米亚问题折腾?估计正常人都知道答案是什么。

而且,因为特朗普,美国的政紧不仅转向也提摸不定,欧洲自顾不暇,乌克兰失去了后援,拿什么与俄罗斯斗下去?真在克里米亚折腾,黑海必然成为军力对峙的热点,乌克兰将彻底失去海路――俄罗斯的黑海舰队虽然不复当年之勇,但要称霸黑海还是易如反掌,而且没有任何国家敢直捋其锋的。

所以,乌克兰即使想收回克里米亚,也只能打长久战,而且不能在可预见的时期内,打军事战――也许永远都只有打民间战,除非俄罗斯崩溃了。

因此,作为有任期的当任总统泽林斯基,没有收复克里米亚的计划,不仅务实,而且明智。如果有,反而说明其没水平没资格管理这个国家。

何况,在政治上,他并没有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主权。众所周知,领土争议,国际认可五十年时间效应的。

这位议长是乌克兰祸害

作为议长,在西方的政治模式里,是有特殊意义的,某种程度上,比总统更能代表国家的政治立场。他站出来说泽林斯基没有收复克里米亚的计划,第一个祸害,就是泄露了乌克兰现在的国家机密!

而他这样跳的目的,除了给一心稳定并治理国家的现政府,制造反对,还能干什么?

议会,也是国家的政治中心,既在国际上代表国家,也负责国内的法律、财政方向与社会,而这样机制的领头人,却跳出来一心制造反对者,又是为了什么?

除了谋权与圈粉,还有其他吗?

作为一名主持国家政治的核心人物,不将心思放在治国抚民上,一心操纵政治选题,为选举而选举,眼里只有权位没有国家事情,实在令人无语了。

也许,这就是西方政体幕后大B0SS要推广其价值观的真正目的――全球各国的精英都沉迷于权位争夺游戏的时候,真没有国家崛起挑战其地位了。

以目前情况看,泽林斯基刚上台,其对周边国家的睦邻友好关系看作是必须要构通并友好的相处,既然前任波罗申科没有处理好克里米亚的领土问题,责任不在于泽林斯基,他也懂得无法去和普京构通协调克里米亚问题。

是历史遗留的问题也便让后代去处理吧。何必邻里之问搞得面红耳赤呢?’况且,乌克兰又有谁能去发动战争而夺回克里米亚呢?所以按住现状为上策。

乌克兰总统泽林斯基当然没有收复克里米亚计划:

想想看乌克兰单枪匹马和俄罗斯对着干是什么下场?

普通人都能知道的问题,乌克兰军方和乌克兰总统怎么能不知道呢?

所以泽林斯基当然没有收复克里米亚的计划,这应该不算是一个问题,只能说这是对事件正确的判断。

克里米亚如果未来要被乌克兰收复,一定不可能只是乌克兰发动军事战争,一定要西方的支持。但是目前乌克兰根本不是欧盟和北约国家,西方人凭什么为乌克兰出生如此?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泽林斯基要让乌克兰加入欧盟和北约之后,未来可能才会有更多安全保障。

比如,如今的顿巴斯地区也才能更安全,不会像克里米亚一样成为俄罗斯的囊中之物。

如果乌克兰加入北约和欧盟,顿巴斯地区的反政府势力再受到俄罗斯的支持的话,北约其实是可以动用集体防卫机制来对俄罗斯进行反击的。

因为是俄罗斯先挑起的问题,乌克兰和北约是应对和防御一方,而不是挑起战争的一方,所以北约和欧洲人才可能有理由有逻辑去帮助乌克兰反对俄罗斯,特别是在军事上给与更大支持。

这是符合北约的规章制度的。

这才是对乌克兰最有效的支持。

克里米亚问题也类似。也需要满足两个条件,欧洲人才会有更多的援手。

第一就是乌克兰是北约成员;第二是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等问题上挑衅。

只有这样,乌克兰才会从军事上存在收复克里米亚的可能。此外,是没有任何机会从军事上让克里米亚重回乌克兰的怀抱的。

当然也有朋友说,乌克兰可以等,只要等得起。

所谓的等,就是等普京离开总统宝座,俄罗斯更换新的总统,可能未来俄罗斯的政策出现变化,乃至俄罗斯国内局势出现更大的变化,甚至不排除一些严重危机导致的俄罗斯各个地区分裂主义倾向严重。

那时候或许俄罗斯无力同时应对各个挑战,乌克兰趁机收复克里米亚的机会可能就会更大。

不过要等到这天,恐怕乌克兰自己内部能不能先乱了?顿巴斯地区会不会先分裂了?

这都是问题。



我们说,如果这个消息是俄罗斯媒体公布的,那么就是俄罗斯方面对泽林斯基务实精神的肯定。而如提问所言,是“基辅邮报”给予报道的,倒是有些酸溜溜的,也有挑事的味道。

不管怎么,依然值得庆幸,乌克兰终于认识到:再次夺回克里米亚已经不可能。还是应该节省精力,处理其它更现实的问题,比如过冬的天然气和如何发展经济。而如果一味坚持与俄罗斯商谈克里米亚问题,不仅会碰一鼻子灰,还会影响商谈解决其它问题的机会。

但就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乌克兰政府对克里米亚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由得乌方媒体感到酸楚:政治家翻脸就像是玩“变脸”游戏。

其实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任何有正常思维能力的人,都会像泽林斯基那样做,治理国家不能赌气,要学会顺势而为。

我们认为,如果乌克兰媒体报道的情况获得官方确认,那么俄罗斯方面应该乘胜追击或至少要给与善意的回应,要让泽林斯基感到自己的让步很值,感受到来自普京的支持。

我们相信随着叙利亚局势日趋缓和,美国人的嚣张气焰被严重打压,普京应该有更好的心情,花费更多精力,去关心照顾自己的邻居。既然口口声声说是兄弟,就不应该选择相互伤害,就应该让冬日里的乌克兰人,感受到邻居送来的暖意。

据基辅邮报报道,乌克兰议长最近发言称泽连斯基总统没有收复克里米亚的计划,笔者认为这纯粹就是乌克兰当局在对外施放的一枚烟雾弹,之所以这样说是基于政治上的现实考虑。毕竟克里米亚问题牵涉到了俄罗斯,而从力量对比上看,乌克兰无论是军事力量还是经济力量相比较俄罗斯而言都处于绝对劣势;乌克兰国内现在还存在顿巴斯问题以及国家经济下滑问题,这些事情都需要泽连斯基去处理,相比较而言上述问题比克里米亚问题显得更加紧迫,在必须处理顿巴斯问题和乌克兰经济下滑问题的情况下,泽连斯基确实难有精力考虑如何收复克里米亚,但并不是说泽连斯基完全没有收复克里米亚的计划。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仍然承认克里米亚是乌克兰领土,如果泽连斯基自己主动放弃克里米亚的话,那他肯定是会被千夫所指的。

时光倒回到1954年,那时俄罗斯与乌克兰都还是苏联的一部分,这一年苏联最高领导人赫鲁晓夫同志突发奇想,把多年来一直属于俄罗斯一部分的克里米亚划归了乌克兰,赫鲁晓夫同志的“一时糊涂”为乌俄两国后来的争斗埋下了“导火索”。苏联解体后,基于克里米亚具有特殊的地缘战略价值,俄罗斯千方百计要“收复失地”,以增强自己在黑海地区的影响力,同时俄罗斯还试图以克里米亚作为其南下中东和波斯湾、地中海的战略跳板;同时为了牵制乌克兰使其不敢完全倒向西方,2014年俄罗斯强势兼并了克里米亚,并基本上控制了主要以克里米亚为基地的前苏联黑海舰队。面对俄罗斯的行动,乌克兰自然心有不甘,为了与俄罗斯进行斗争,这几年来乌克兰一直努力寻求获得西方国家的支持,而在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地区(包括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乌克兰政府军与当地亲俄罗斯势力的角力一直没有完全停止。

俄罗斯兼并克里米亚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了经济制裁,使俄罗斯在经济上至少损失了500亿美元;同时西方国家还通过各种手段支持俄罗斯反对派搞事情反对普京,并给乌克兰提供援助以对抗俄罗斯。据统计仅美国在2014年之后就给乌克兰提供了20亿美元援助。不过在笔者看来20亿美元对于对抗俄罗斯这样的“大事”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而且乌克兰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是现在掌控俄罗斯国家权力的是强人普京,指望普京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对乌克兰妥协就像捞起水中月一样不现实。

泽连斯基上台后在对俄罗斯的关系问题上相对于他的前任来说显得比较务实,很注意设法与俄罗斯改善关系,而且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不过在克里米亚问题上,泽连斯基并没有对俄妥协之意,在自身实力不足的情况下,泽连斯基可能会计划继续联合西方国家抗俄。如果泽连斯基的计划主要是想依靠西方国家的力量来收复克里米亚的话,那么最近发生在叙利亚的事情可能会给泽连斯基打一剂清醒剂:美国抛弃了自己的反恐盟友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美国现在抛弃库尔德武装,将来就可能为了一己之私而抛弃乌克兰,因此泽连斯基还是不要对西方国家寄希望太大为好。